Record netword  · 纪录网

新闻详情

夫妻同心开大船 嘉陵江上是我家

揭秘一条大江的前世与今生
关注一条河流的梦想与命运
      2019年7月1日,是嘉陵江全江通航的第三天。千吨级船队从南部县途经仪陇,到达蓬安。C组登上另一艘货轮“宇峰号”,采访了船主袁祖江、付廷芳夫妇,听他们讲述自己与嘉陵江的故事。
不一样的船
      袁祖江是贵州人,干这一行也是子承父业,他行船有十几年时间,对嘉陵江的航道非常熟悉。他指给摄制组看哪里有暗涌,怎么去识别,还有自然河道是哪一段,应该怎么走等等。

      没上船之前,想象船上应该是一个工作的场景,紧张而忙碌,甚至有些单调。上去以后,才发现完全不是我想的那样,从生活用品的摆放,还有一些其他细节中,我更多地感受到了温馨。这不仅是一个工作的地方,还是一个家!
女水手的故事
      袁大哥说,正在绕桩的那个水手是他老婆。

      雷兴明船长曾说过,跑船很辛苦,干这个男的多。怎么会有女性从事这么辛苦的工作?跑船的女性多不多?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职业?当一名水手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技能?具体工作有哪些?带着这些疑问,摄制组采访了付廷芳女士。
      她说,虽说是自家的船,却是用贷款买的,还款压力大。除了要还贷,还得请人,付工钱给人家,开支也不小。再加上本来船就不大,跑一趟挣不了多少钱,如果遇上没货源,就很恼火。可是,要换大船,又没本钱……
      这就是当时摆在她面前的问题,为此她做了一个决定。
      “就在大女儿上六年级的那年,我决定上船帮忙。先考了个水手证,然后上船干活儿,啥都干。吃住在船上,还有钱拿,就很开心!“她笑着说道。
      从贵州老家来到嘉陵江上跑船,就是因为这里的航运条件好,能挣到钱。袁大哥高兴地说:“我们在这头叫的响,说起来别人都晓得!” 这就是他们的故事。
又见周子古镇
      船开着开着,竟然到了周子古镇!今年的五一假期,摄制组就是在这里度过的,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。不过,这次走的是水路,船停靠在濂溪先生(周敦颐)当年登陆的地方。踏上古老的台阶,走着理学鼻祖走过的路,是一种怀古,我们多少还是有点兴奋的。

      C组的同事也在岸边。这几天他们开着车,和千吨级船队赛跑,每次都要抢在船队进闸之前,找到最好的位置,记录下每一个过闸的细节,还要抓拍到船队在青山绿水间行进的美好瞬间,非常辛苦。


      明天,摄制组将从这里出发,前往青居枢纽。